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

康洁   2018-07-10 23:10:52

衡东县人民医院 湖南衡东 421400

[摘 要]目的 观察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中的应用效果。方法 选取我院收治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0例作为观察组,选取时间为2015年5月-2017年5月,并选取同期来院行健康体检的40例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两组受检者均采用化学发光免疫法进行检测,对两组患者的血清胆碱酯酶(CHE)、α-L-岩藻糖苷酶(AFU)、癌胚抗原(CEA)、甲胎蛋白(AFP)、糖类抗原125(CA125)等5项肿瘤生物标志物水平进行检测。结果 两组患者的CHE、AFU、CEA、AFP、CA125水平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单项检出率差异与联合诊断阳性检出率对比,存在统计学差异,P<0.05。结论 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可在临床检验中进一步推广应用。

[关键词]化学发光免疫法;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应用

[中图分类号]R730.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561(2018)02-211-02

肿瘤是一种临床常见疾病,不仅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也会降低患者的生活质量,同时恶性肿瘤也是人类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采用积极采用的早期筛查、及早诊断以及对症治疗,是提升恶性肿瘤患者治疗效果,改善预后的关键[1]。肿瘤生物标志物主要产生于肿瘤组织或者细胞、在体液中广泛分布,也可进入血液以及其他组织器官中,对肿瘤生物标志物的检测对肿瘤发生发展的诊断分析具有重要意义。因此,对肿瘤标志物进行有效检测,并采用有效积极的预防措施,对于肿瘤的诊断治疗以及预防均具有重要作用[2]。化学发光免疫法是通过化学发光剂对抗原或者抗体进行直接标记,在临床中具有广泛用途。本次研究选取原发性肝癌患者以及健康体检者各40例,采用化学发光免疫法对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的应用效果进行分析,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院收治的原发性肝癌患者40例作为观察组,选取时间为2015年5月-2017年5月,并选取同期来院行健康体检的40例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纳入患者均自愿参与本次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并经我院伦理委员会同意。观察组患者中男性23例,女性17例,年龄35-72岁,平均年龄为(56.87±5.29)岁;对照组40例健康体检者中男性21例,女性19例,年龄33-73岁,平均年龄(57.83±4.81)岁;观察组与对照组患者的临床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方法

抽取两组受检者静脉血3ml,置入生化管内进行离心处理,离心速度为3000r/min,离心时间为15min。化学发光免疫法采用ADVIA Centaur XP(siemens)电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以及相关配套试剂盒,并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检验超过。

本次研究应用化学发光免疫法检测的肿瘤生物标志物包括血清胆碱酯酶(CHE)、α-L-岩藻糖苷酶(AFU)、癌胚抗原(CEA)、甲胎蛋白(AFP)、糖类抗原125(CA125)。

肿瘤生物标志物正常参考值:CHE<2.5万U/L,AFU<20ng/ml,CEA<5ng/ml,AFP<20ng/ml,CA125<35U/ml[3]。

1.3统计学分析

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以(n,%)进行描述,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以(χ±s)描述,应用SPSS19.0软件进行组间数据比较,若组间数据P<0.05则组间数据存在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肿瘤生物标志物各项指标水平对比

观察组与对照组患者在CHE、AFU、CEA、AFP、CA125等5项肿瘤生物标志物指标水平方面对比,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所示。

2.2两组阳性检出率对比

观察组患者在CHE、AFU、CEA、AFP、CA125等5项肿瘤生物标志物单独检出率均高于对照组,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患者5项肿瘤生物标志物的联合阳性检出率高于对照组,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所示。

3讨论

恶性肿瘤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命健康安全,具有治愈率低、病死率高的特点,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在肿瘤诊断中的敏感性、特异性较高,可作为临床疗效与预后的评估与判断指标,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4]。化学发光发光免疫法是一种临床常见的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方法,具有操作简便快捷、准确率较高的特点,受到临床医师与患者的一致认可。根据临床实践证实[5],恶性肿瘤患者的肿瘤生物标志物的临床检验中,采用化学发光免疫法具有显著效果,在疾病的早期筛查、诊断、疗效评估以及预后判断中均发挥着重要作用。

本次研究中通过肿瘤生物标志物CHE、AFU、CEA、AFP、CA125等5项指标水平检测结果对比可知,观察组患者的指标水平均高于对照组,且单项与联合指标检测阳性检出率均高于对照组,组间比较差异存在统计学意义,P<0.05。其中CHE在机体子宫、肝脏、胰腺等部位均广泛分布,是血浆固有酶的一种,可水解丁酰胆碱,可有效反映人体肝实质合成蛋白能力;AFP是一种常用的肝脏诊断标志物,具有较低的敏感性,阳性检出率在60%-70%左右,单独对此指标进行检验无法满足临床诊断需求。当患者出现肝肾病变时血清中AFU活性会大幅度提升,经治疗干预后AFU水平会随之降低。CEA在肿瘤原发与转移的鉴别诊断中具有良好应用效果,但早期诊断并不明显;肝癌患者CA125水平提升则表明肝脏对于抗原处理能力降低[6]。

综上所述,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中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值得临床进一步推广普及。

[参考文献]

[1]钟悦,张赛男.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J].心理医生,2016,22(34).

[2]李冰.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J].医药前沿,2016,6(25).

[3]张艳波,宋秀燕.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6,8(5):28-29.

[4]高振霞,朱立梅.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J].中国农村卫生,2016(24):40-40.

[5]郭雅勇.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价值[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7(19).

[6]赵继学,王静岩.观察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运用效果[J].中国继续医学教育,2017,9(1):66-67.

《维吾尔医药》2018年2月第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化学发光免疫法在肿瘤生物标志物检验中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