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的实际影响

王广焰 周 敏 文斌   2018-07-10 23:10:45

湘潭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湖南湘潭 411228

[摘 要]目的 探讨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的实际影响。方法 收集湘潭县某医院2015年12月至2016年12月期间诊治的孕期妇女中选取90例作为研究对象,并随机分组:对照组(n=45)接受孕期常规保健干预,研究组(n=45)则加用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就2组孕妇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以及新生儿健康状态进行统计学分析。结果 ①研究组孕妇的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均P<0.05);②研究组新生儿出生5min时的平均Apgar评分是(9.01±0.32)分,高于对照组新生儿的(8.46±0.72)分(P<0.05)。结论 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有正性影响,可有效降低孕妇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并改善新生儿健康状态。

[关键词]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孕期妇女;保健

[中图分类号]R473.7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561(2018)02-174-02

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作为女性妊娠期间常见的并发症,对女性妊娠状态有直接影响,严重时可危及母婴生命安全,且该妊娠期并发症在近几年来有年轻化趋势,应积极预防和治疗。根据临床相关研究发现,对孕妇实施保健干预,配合以恰当、周密而具有针对性的家庭健康教育,对于改善孕妇妊娠结局、减少并发症有重要作用[1],因而本研究在一组孕妇常规保健干预基础上展开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另一组单纯实施常规保健干预,以期明确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的实际影响,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本组孕期妇女共90例,随机分成研究组、对照组,每组45例,收治时间:2015年12月至2016年12月。其中,研究组孕妇年龄为25~38岁,平均年龄为(29.93±2.67)岁;孕周是21~38周,平均孕周是(28.48±5.27)周;产次:初产妇30例,经产妇15例;对照组孕妇年龄为26~38岁,平均年龄为(29.98±2.62)岁;孕周是22~38周,平均孕周是(28.78±5.19)周;产次:初产妇31例,经产妇14例;2组孕妇的孕周、年龄以及产次等基线资料的统计学对比结果提示其无差异(P>0.05)。

1.2纳入与排除标准

(1)纳入标准:①孕妇临床资料完整;②孕妇经胎心检查等显示正常;③孕妇及其家属表示对本研究过程与目的等知情同意;(2)排除标准:①多胎或双胎孕妇;②合并妊娠综合征;③试管婴儿孕妇。

1.3护理方法

对照组孕妇接受常规保健干预,包括饮食干预、作息指导、体育锻炼指导等,并提供清洁、卫生等基础指导服务;

研究组孕妇在上述保健干预基础上展开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具体教育内容如下:(1)建立档案。对本组孕期妇女进行早期孕期保健与健康管理,筛选出潜在高危妊娠风险者进行重点干预,并建立健康档案,由专人管理,及时登记孕妇转诊、健康评估以及随访结果等,早期发现引起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的因素,并加以控制,及时纠正;(2)血糖以及血压监测:每周进行一次产前随访工作,指导孕妇接受产检、优生筛查等,并做好相关解释工作,提升孕妇的依从性;同时,定期监测其血压、血糖水平波动情况,特别是孕妇血压、尿糖、血糖、孕期增重等指标,及时通过饮食、药物干预等调节孕妇的血压与血糖水平,并对孕妇家属中存在高血压、糖尿病危险因素进行排查,展开保健指导,积极预防高血压、高血糖;(3)针对性血压与血糖干预:对孕妇进行关于高血压、糖尿病知识问卷调查,并以调查结果作为依据,制定个性化健康教育、保健指导、营养指导等。帮助孕妇及其家属构建系统、全面、正确的营养支持观念,确保孕妇营养均衡。同时,鼓励孕妇适度活动,控制体重,避免肥胖等,并告知其控制血糖、血压、体重与妊娠结局之间的关联性,提升孕妇及其家属自发养成良好的饮食与活动习惯,改善妊娠结局;(4)其他:高度关注孕妇的糖尿病、高血压、妊娠期高血压病史等,并加强对35岁以上人群每年坚持检测血压、45岁以上人群每年坚持检测血糖的知识宣传。

1.4观察指标

(1)统计2组孕妇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2)参照新生儿Apgar评分标准[2],在新生儿出生5min时用以评估新生儿健康状态;评分范围是0-10分,评分越低证明新生儿健康状态越差,反之越好。

1.5统计学方法

将此次研究所得数据输入SPSS20.0统计学软件:计量资料、计数资料分别使用均数±标准差(χ±s)、例数(n)表示,计量资料与组间率(%)对比则实行t检验、χ2检验;若存在统计学差异,则以P<0.05描述。

2结果

2.1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

研究组孕妇的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且统计学差异均较明显(P<0.05),详见表1.

2.2新生儿Apgar评分

研究组新生儿出生5min时的平均Apgar评分是(9.01±0.32)分,对照组新生儿出生5min时的平均Apgar评分是(8.46±0.72)分,其比较有统计学差异(t=4.683,P=0.000);

3讨论

妊娠期作为女性糖尿病、高血压的高发时期,一旦发作,可能造成流产、胎儿畸形、胎儿生长迟缓、死胎、新生儿低血糖、胎儿生长迟缓等不良妊娠结局[3],对母婴极为不利,应高度重视,并积极预防。目前,临床上对于妊娠期妇女多采取常规保健护理干预,内容以基础饮食指导、卫生指导为主,但缺乏关于妊娠期高血压和糖尿病预防知识的干预,导致孕妇及其家属无法充分了解妊娠期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危害性以及预防措施,从而提升了孕妇不良妊娠结局的风险系数。

鉴于上,本研究在常规孕期保健干预基础上开展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以期弥补单纯常规孕期保健的不足,改善母婴结局。据报道[4],家庭健康教育作为一种新型护理模式,延展了健康教育的空间范围,用于孕妇孕期保健中,强调其在家庭中的健康教育,要求医护人员定期随访,为孕妇及其家属提供健康咨询,并按时监测血压和血糖水平,调整药物、饮食、活动计划等,将孕妇血压和血糖控制在安全范围内,并预防肥胖等,最终保证母婴良好结局。本研究结果提示:研究组孕妇的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发生率均低于对照组,P<0.05,可见在孕期保健基础上展开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在预防孕妇并发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上有积极作用;同时,研究组新生儿出生5min时的平均Apgar评分高于对照组,可见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的应用,还可改善新生儿健康状态。

综上所述: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效果有积极影响,推荐使用。

[参考文献]

[1]林盛强,王金明.综合健康管理模式对社区高血压合并糖尿病患者控制血压、血糖及服药依从性的影响[J].广西医学,2017,39(3):400-402.

[2]骆丹东,傅小玲.健康教育联合医学营养治疗对妊娠期糖尿病初产妇妊娠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1):14-17.

[3]罗琳雪,李雪静,陈丽芬,等.产科教育门诊个性化的健康教育对妊娠期糖尿病妊娠结局影响的研究[J].中国妇幼保健,2016,31(17):3449-3451.

[4]陈莉,乌斯曼&#;乌甫尔,齐玲俊,等.多层螺旋CT研究高血压、糖尿病对心脏解剖结构的影响[J].中国动脉硬化杂志,2016,24(3):270-272.

《维吾尔医药》2018年2月第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高血压、糖尿病家庭健康教育对孕期妇女保健的实际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