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U新生儿疼痛的评估及干预

刘晓   2018-07-10 23:10:45

湘潭市中心医院新生儿科 湖南湘潭 411100

[摘 要]目的 将NICU(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给予桡动脉穿刺的新生儿进行疼痛评估,分析非药物干预效果。方法 选取2016年10月~2017年10月期间在我院NICU 需要桡动脉穿刺的新生儿96例,按照入院时间顺序分成A、B、C3组,每组32例;A组穿刺前不进行任何处理,B组为非营养性吸吮组,C组为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组。对每组呼吸频率、心率及SpO2进行检测,采用PIPP疼痛评分表进行疼痛评分。结果 给予桡动脉穿刺时每组呼吸频率、心率均加快,SpO2下降(P<0.05),其中B、C两组呼吸频率、心率及SpO2变化幅度均比A组小(P<0.05)。穿刺后B、C两组PIPP疼痛评分显著低于A组,C组PIPP疼痛评分低于B组(P均<0.05)。结论 临床中可将呼吸频率、心率及SpO2作为新生儿疼痛评价指标,PIPP评分简单实用,值得应用;非营养性吸吮和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都能对新生儿疼痛起到明显改善作用,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效果会更显著。

[关键词]NICU;新生儿;疼痛;桡动脉穿刺

[中图分类号]R473.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561(2018)02-170-02

非营养性吸吮是临床中用于非药物镇痛的重要方法,因其镇痛效果较好且无不良反应,在国外NICU中得到了广泛应用[1]。本文主要针对我院给予桡动脉穿刺的NICU新生儿进行疼痛评估,分析非药物干预效果,为以后临床工作提供依据。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0月~2017年10月期间在我院NICU 需要桡动脉穿刺的新生儿96例。其中52例男性,44例女性,胎龄29~42周,出生体重1290~3960g,出生1minApgar评分4~10分。按照入院时间顺序分成A、B、C3组,每组32例;将每组出生1minApgar评分、性别、出生体重及胎龄等一般资料进行对比,无明显差异(P>0.05)。

纳入标准:①胎龄29~42周;②一次采血成功;③出生体重1050~4070g;④按照病情需要给予穿刺。排除标准:①需给予呼吸辅助或者供养;②24小时内采用过镇痛、镇静药物;③生后1min/5minApgar评分小于3分;④患有高胆红素血症;⑤存在神经系统症状或体征;⑥存在先天性血糖异常、心律失常、先天畸形等严重疾病;⑦有手术史的新生儿[2]。

1.2方法

A组穿刺前不采取任何处理;B组穿刺前在新生儿口中放入安慰奶嘴,并采用胶布固定到操作完成。C组穿刺前给予2ml25%葡萄糖溶液,采用无菌注射器注入口中,然后在新生儿口中放入安慰奶嘴,并采用胶布固定到操作完成。

1.3评估指标

1.3.1生理指标:新生儿穿刺过程中采用Philips Suresigns VM6多参数心电监护仪进行监护,同时对新生儿呼吸频率、心率和经皮血氧饱和度(SpO2)进行记录,记录时间分别为穿刺前、穿刺时以及穿刺后30s。

1.3.2疼痛评价:新生儿疼痛情况采用PIPP疼痛评分简表进行评价,记录开始时间为针刺入时。总共包括6项指标,分别为皱眉、挤眼、鼻唇沟、心率、SpO2以及行为状态。分值每项0~3分。总分>12分判断为重度疼痛,7~12分判断为中度疼痛,≤6分判断为无疼痛或轻微疼痛,若总评分大于等于7分需要采取镇痛治疗。

1.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数资料以百分数和例数表示,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χ±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三组新生儿心理指标对比

穿刺前三组新生儿呼吸频率、心率及SpO2对比差异不明显(P>0.05)。给予桡动脉穿刺时每组呼吸频率、心率均加快,SpO2下降(P<0.05),其中B、C两组呼吸频率、心率明显比A组低(P<0.05),SpO2明显比A组高(P<0.05)。与穿刺前对比,A组穿刺后呼吸频率、心率显著加快,SpO2显著降低(P<0.05);B、C两组与穿刺前对比,各项生理指标差异不明显(P>0.05)。具体如表1。

2.2三组PIPP评分及一次穿刺成功率对比

穿刺后B、C两组PIPP疼痛评分显著低于A组,C组PIPP疼痛评分低于B组(P均<0.05)。B、C两组一次穿刺成功率显著高于A组,且C组一次穿刺成功率显著高于B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均<0.05)。具体如表2所示。

3讨论

本文分析结果提示,A、B、C三组呼吸频率和心率在穿刺时与穿刺前两个时间对比明显加快,SpO2显著下降(P<0.05),提示若新生儿受到急性、短暂性的疼痛刺激会产生显著的生理反应,主要表现为呼吸、心跳频率加快,SpO2下降;给予桡动脉穿刺时每组呼吸频率、心率均加快,SpO2下降(P<0.05),其中B、C两组呼吸频率、心率明显比A组低(P<0.05),SpO2明显比A组高(P<0.05)。与穿刺前对比,A组穿刺后呼吸频率、心率显著加快,SpO2显著降低(P<0.05);B、C两组与穿刺前对比,各项生理指标差异不明显(P>0.05)。提示临床中可以采取非药物干预的方法来缓解新生儿疼痛。文献研究显示,非营养性吸吮的作用机制是通过刺激口腔触觉受体提高疼痛阈值,促进5-羟色胺的释放而产生镇痛效果[3],将其与葡萄糖联合使用后,可以获得更好的止痛效果,未发生不良反应情况。

当下国外新生儿疼痛程度及治疗效果主要通过各类评分系统来评价。本次分析使用加拿大McGill及Toronto大学制定的PIPP评分量表,专门用于早产儿与足月儿急性疼痛的评分,经国外临床运用后证实实用而且可靠[4]。此次研究分析发现穿刺后B、C两组PIPP疼痛评分显著低于A组,C组PIPP疼痛评分低于B组(P均<0.05),提示非营养性吸吮以及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在穿刺时具有良好的止痛效果,而且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效果更佳。B、C两组一次穿刺成功率显著高于A组,且C组一次穿刺成功率显著高于B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均<0.05),提示给予桡动脉穿刺时,新生儿受到疼痛刺激后会产生哭闹、烦躁及手足乱打等情况和行为变化[5],新生儿躁动后无法准确定位桡动脉穿刺点,从而发生穿刺不成功,新生儿痛苦增加。给予非营养性吸吮以及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以后,一次穿刺成功率明显提高,提示非营养性吸吮以及非营养性吸吮+葡萄糖能有效减轻新生儿疼痛刺激,患儿哭闹减少了一次穿刺成功率也随之提高了。

操作性疼痛在NICU中经常出现,但使用止痛剂情况较少。新生儿在发生疼痛时由于自身不会表达出来,我们只能依靠其细微生理和行为表现来观察。经常、持久的疼痛对新生儿的神经系统发育有害,刺激和疼痛能够导致应激反应[6]。本次研究最终结果提示,非营养性吸吮可有效缓解新生儿操作性疼痛,且操作简单,再联合葡萄糖液口服效果更佳,其并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反应,在新生儿病房各种操作性疼痛中最为适用,我们提倡可将其作为新生儿病房中缓解疼痛的主要方法。总而言之,作为临床医师,要注重新生儿的疼痛评估和处理,防止出现不良反应情况,达到减轻新生儿疼痛的目的,将远期不良影响尽量减小。

[参考文献]

[1]Maxwell L,Malavolta C,Fraga M Assessment of pain in the neonate[J].Clinics in Perinatology,2013,40(3):457-469.

[2]袁振霞,韩培红,杨静.NICU患儿疼痛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J].新疆医学,2012,42(4):65-68.

[3]蒋犁,李函.疼痛对新生儿的不良影响及干预对策[J].中国新生儿科杂志,2012,27(5):289-295.

[4]Bellieni CV,Buonocore G.Is fetal pain a real evidence?[J].J Matern Fetal Neonatal Med,2012,25(8):1203-1208.

[5]Cong X,Delaney C,Vazquez V.Neonatal nurses’ perceptions of pain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 in NICUs:a national survey.Adv Neonatal Care,2013,13:353-360.

[6]LaPrairie JL,Murphy AZ.Long-term impact of neonatal injury in male and female rats: Sex differences,mechanisms and clinical implications. Front Neuroendocrinol,2010,31:193-202.

《维吾尔医药》2018年2月第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NICU新生儿疼痛的评估及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