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在创伤性后尿道狭窄治疗中的应用

韦林言   2018-07-10 23:10:37

融水苗族自治县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广西柳州 545300

[摘 要]目的 探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电切术在创伤性后尿道狭窄病情的临床诊疗应用。方法 通过选自于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在我院进行诊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分为两组对照组和观察组(n=45例)。使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PKRP)的患者为观察组,使用尿道前列腺电切术(TURP)的患者为对照组。对两组患者的手术时间、术后冲洗时间以及留置尿管时间还有术后的住院时间以及术后6个月患者的常规白细胞指数等方面与尿道狭窄的发生率关系。结果 在手术之前,两组患者的一般情况相较不存在显著差异,手术时间、术后冲洗时间、留置导管时间以及术后的住院时间还有术后6个月的患者常规白细胞指数诸多方面,观察组的患者均由于对照组患者(P<0.05),在手术之后6个月期间,对照组患者中发生尿道狭窄的患者有10例产生尿道狭窄情况,而观察组患者只有1例发生尿道狭窄情况(P<0.05)。经分析,对照组的患者在术后的留置导管时间是造成患者尿道狭窄的主要风险因素;而观察组患者的各项指标则对尿道狭窄的发生率不存在明显差异关系。结论 使用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应用于创伤性后尿道狭窄中的临床诊疗过程中,具有较为显著的临床诊疗成效,相较于使用前列腺电切术方法进行诊疗的患者,具有临床推广意义。

[关键词]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创伤性后尿道狭窄;前列腺电切术

[中图分类号]R699.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9561(2018)02-130-02

经尿道前列腺等离子双极电切术(PKRP)是在当前的临床医学诊疗过程中[1],第一代普通电切术和第二代单机电切术的基础之上,发展而来的第三代用于诊疗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新型医疗技术[2]。因为此种方法在使用过程中有着切割环不黏刀、视野清晰且凝固层的厚度正适中,在术中的切割止血效果较好,冲洗液在使用之后不会产生低钠血症[3]。切割的同时止血效果也相对较好,因此对周围组织性的损伤较为轻微[4]。此种诊疗方法不论是在术中还是手术诊疗之后,电切综合征的发生几率都取得了很大程度的减少,而尿道狭窄就成为了当前临床医学诊疗过程中的较为常见的术后并发症状[5]。基于此本文通过选自于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在我院进行诊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分为两组对照组和观察组(n=45例)。探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电切术在创伤性后尿道狭窄病情的临床诊疗应用。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通过选自于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在我院进行诊疗的90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分为两组对照组和观察组(n=45例)。使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PKRP)的患者为观察组,使用尿道前列腺电切术(TURP)的患者为对照组。所有患者施以不同诊疗方法均经过患者本人及其家属同意。观察组患者年龄为65-82岁,平均年龄为(74.8±1.9)岁。患者在手术之前均经过超声检查以及前列腺病症的评定标准对病情评定,均无手术禁忌症状。两组患者的年龄、病症均无明显差距(P>0.05)具有对比性。

1.2方法

对照组的患者使用德国KARL-STORZ的电切系统,该种系统的功率为80W,电凝的功率为40W,灌洗液是存在5%含量的甘露醇溶液。观察组患者使用英国Gyris的双击等离子电切系统,该设备的电切功率为160W,电凝功率为80W。

两组患者在进行手术诊疗之前,均需要进行联合性麻醉,取截石位,且经过尿道放置电切镜对患者的膀胱内部、输尿管开口以及膀胱的迳口,还有患者的腺体增生程度及位置。具体的手术步骤包含:对患者的中叶增生较为明显的情况,后弦切断5、7点的动脉血供,深达包膜,然后对患者的中叶进行切除,再对患者的12点方向位置切沟,沿着薄膜内部以此对患者的左右侧叶进行切除。如果患者的病灶是以侧叶增生为主要特征,那么就要对患者在6点处进行切沟,在1、11点处进行切沟的同时,应该依次的沿着包膜处对左右侧叶进行切除,然后对中叶进行切除。最后对精阜周围的腺体进行处理,如果患者的前列腺体积较大,那么在对患者的精阜进行处理过程中,就应该将设备的功率调低,以免对患者的外括约肌造成一定的损伤。在手术之后两组患者均留置三腔气囊导尿管,在气囊内注水30-40ml,对患者的膀胱进行持续冲洗。

1.3观察指标

对患者在手术前及后6个月的尿常规白细胞的数量,手术时间以及冲洗的时间,还有住院的时长以及术后6个月的患者尿道狭窄发生率。

1.4统计学方法

通过使用SPSS18.0软件对本次研究进行分析,对两组间的计量资料进行对比分析,使用t值完成检验,对尿道狭窄的多种影响因素使用Logistic回归分析,以P<0.05存在显著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两组患者手术前后各指标相较

两组患者手术均顺利完成,且无出现死伤率以及中转开放手术。两组患者在手术前的各项指标均无明显差异(P>0.05,),在手术诊疗之后的各项指标观察组患者均优于对照组患者(如表1所示)。

3讨论

通过两组患者的手术之后各项指标分析,对两组患者的手术时间、术后冲洗时间等各项指标进行分析,发现对照组的患者在留置尿管方面与对照组患者差距较大,且成为对照组患者影响尿道狭窄的关键性因素。而其他各方面的指标均与尿道狭窄情况的产生,不存在显著的关系。观察组患者使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在手术时间、术后留置尿管的时间以及术后6个月的尿常规白细胞等诸多指标均无明显的影响变化。因此术后尿道狭窄在临床医学中较为常见的术后远期并发症状之一,据相关报道[6],该种情况的发生率达到了2.5%-9.9%。并且该种情况经常发生于患者的尿道外口与膀胱的出口部位,与手术过程中的设备频率、术后留置尿管的时间以及放置的具体部位等相关。

综上所述,在使用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进行诊疗的过程中,有着创伤较小,凝血效果较好且在术后的尿道狭窄发生率较低,因此使用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应用于创伤性后尿道狭窄中的临床诊疗过程中,具有较为显著的临床诊疗成效,相较于使用前列腺电切术方法进行诊疗的患者,具有临床推广意义。

[参考文献]

[1]杨国山.同期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联合钬激光碎石术治疗尿道狭窄合并膀胱结石46例疗效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2014,(18):198-200.

[2]郑曙东,李三山,梁雪松,王家勇.经尿道等离子电切联合钬激光腔内碎石术治疗BPH伴膀胱结石的临床分析[J].长治医学院学报,2013,(04):283-284.

[3]黄海鹏,林伟,熊焕腾,朱心,王金根,曾涛,黎源.同期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联合钬激光碎石术治疗尿道狭窄合并膀胱结石88例[J].南昌大学学报(医学版),2012,(11):74-75.

[4]肖伟,杨科,吴万瑞,高智勇.经尿道前列腺电切术与经尿道双极等离子电切术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的疗效比较[J].中国性科学,2012,(10):20-23.

[5]鄢阳,郑军华,彭波,许云飞,巢月根,张海民,高其若,黄建华,耿江,杨斌.经尿道等离子双极前列腺电切和单极前列腺电切治疗前列腺增生(体积>60ml)的临床研究[J].中华腔镜泌尿外科杂志(电子版),2011,(02):139-142.

[6]李凯,刘继红,钟明,唐顺利,黄顺坛,罗勇.经尿道U-100双频双脉冲激光碎石术联合等离子双极汽化前列腺电切术治疗前列腺增生症合并膀胱结石[J].中国微创外科杂志,2010,(06):545-547.

《维吾尔医药》2018年2月第2期 目录

上一篇回2018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经尿道等离子体双极电切术在创伤性后尿道狭窄治疗中的应用